思想家与学术明星

如今,读者一夜成名已不再是一个神话(www.82226.net)。当代媒体的发达,正在塑造学术明星,显露无遗。没有人可以肯定地成为学术明星。要做一个学术明星,真正做到“给我三尺讲台,我可以搅动中国”,除了要在某个领域积累,还要非常丰富,要富有才华,要有个性,要做到对一些材料了如指掌,要做到心中有数,要做到心中有数,要做到心中有数,要做到心中有数,要心中有数。哪怕只是精通一些列官野史、轶事,再以插科打诨的方式娱乐大众,这也需要机智、风趣,也需要一种非凡的才能,一种不凡的才能。

应当承认,学术明星对于培养和激发大众对学习的兴趣和对学习的热情,都是功不可没的。尽管学术的价值远不止于影响大众,但学术如果不能影响大众,而仅仅是供极少数人在象牙塔中玩弄,其存在价值自然要大打折扣。

一位学术明星比一位单纯的娱乐明星对学习型社会的成熟无疑更重要。有些书斋学者为学术明星求全责备,甚至横加指责多少有点酸葡萄的心理?而对于“责任担当与学术操守,还有浓重的文化忧患意识和文化危机意识”作为口实,在我看来,有“伪善”与“伪善”之分。

如今,在建设一个多元社会、开放社会的今天,甚至对他们的花言巧语、媚俗和偷窥,也许还有多少人是做一些虚伪的,我们也需要理解和宽容。学星是当今社会的一道风景线。学术之星的诞生也是我们社会进步的重要体现,一个多元社会才能成为和谐社会。

一批学术明星对于丰富大众的精神生活,普及学术文化是有价值的,但如果没有杰出的思想家,一个民族的文化终究是缺乏灵魂和高度的。即使有成百上千的学术明星,如果没有一位一、两位杰出的思想家,我们精神上的天空仍是一片寂静灰暗。

思考者是这样一类人:他们以思考人类的命运为自己的乐趣、使命和责任,他们是人类核心价值观的坚定卫士,他们能够“直面强权说出真理”(爱德华.萨义德),“他宁可失欢于众,获罪于邦,而决不折腰”([英]阿兰德波顿著著,《哲学》,他宁可失欢于众,获罪于邦,而决不折腰"([英]阿兰德波顿著著),《哲学》(爱德华.萨义德),「他宁可失欢于众,获罪于邦,而决不折腰」([英]阿兰德波顿著,著《哲学〉集》),《论论》,《论论》,《论》,《论》,《论》,现代西方思想家柏林曾说过:“思想家不是时代前进的动力,也不是时代进步的标志,他们是时代进步的代言人。”

一位学术明星可能会一时红,但如果他缺少创新的思想养料来滋养一个民族的心灵,随着时间的流逝,还是免不了“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造就学术明星比较容易,只需要发达的传播媒体加上学者个人的天赋和努力,而一个社会要创造出思想家的思想自由、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需要彻底消除人治传统和“官本位”的思想意识,切实保障公民的政治与文化权利。

陈四益先生的打油诗颇具意味,不免使人思索:“言必新,事必有前因。言不由衷的官多贵,语不惊人祸远身。”在假、空、话泛滥的社会里,杰出的思想家很难诞生。

在大众文化素质低下的国家里,杰出的思想家肯定也难以产生。假如说学术明星代表的是普遍性,思想家代表的是提高,水涨船高,所以提高全民的文化素质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但是,要警惕的是“快餐文化”的泛滥,不仅无益于普及,而且有可能吞没、销蚀思想之舟,成为愚昧、麻痹民众的作用。

主营产品:记事本,展台设计搭建,金属门,展会信息,展览和广告器材,喷绘机,防水涂料,木板材